动漫魔道祖师:金光善发难,魏无羡无视身边的蓝忘机,独力抵挡!

想当年,金光善在金鳞台设宴,魏无羡不请自来,少年意气、慷慨陈词,却也把自己的把柄送到了对方手里。

蓝忘机是最正宗的姑苏蓝氏子弟,自然也是一脉相承的一杯倒,还是喝醉后会神智混乱、颜面尽失的特殊体质,自然不肯接别人敬来的酒。这次宴会看似档次极高,金子勋、金光瑶双双出席,但唯独作为宗主嫡子的金子轩不在场;同样奇怪的是,金光善没有邀请耿直霸烈的河间王,没有邀请将来可能成为姻亲的云梦宗主,却是邀请了酒量甚差的姑苏双璧。金子勋执意敬酒,蓝曦臣、蓝忘机自然是打死都不肯喝,就在这时,蓝忘机面前的那杯酒被人抢了!


面前的酒被魏无羡伸手截胡,蓝忘机自是松了一口气,兴致被打断的金子勋却是大大不爽。魏无羡突然驾到,金光瑶连忙笑脸迎人,但夷陵老祖只想找金子勋借一步说话。金鳞台之行,魏无羡闯进了别人专为他而设的玲珑棋局,金子勋看似粗心实则句句挤兑、金光善一幅宝物有德者居之的嘴脸、金光瑶三言两语就将魔道祖师打成了背锅侠。情形如此严峻,魏无羡为何不求助于蓝忘机?


蓝忘机就在身边,魏无羡却只盯着金光善,几乎无视了含光君的存在。金光善实力不如温若寒,心机深沉却是远远胜过了当年的温宗主,一旦发难,便不会给魏无羡轻易挣脱的机会。魏无羡对上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又受了温情涕泪俱下的哀求,自是不能后退,独力抵挡。此时的蓝忘机眼看魏无羡就要失控,心情焦急,却忘了夷陵老祖的心情不比他轻松多少。那条走过数百年风雨的穷奇道血迹斑斑,见证了温宁的死不瞑目、也即将见证温情的放声嚎哭,还存着侥幸的魏无羡一手已按上了腰间的陈情!


魏无羡态度如此强硬,就没想过向蓝忘机求助吗?其实,求助并不代表态度放软,当金光善几乎已经是在明着讨要阴虎符的时候,魏无羡出声反驳,这个时候就可以将姑苏双璧拉进局中了。魏无羡一串连珠炮将金光善呛得差点噎死,心情太过焦急,忘了趁热打铁。只要他在这个时候转向蓝忘机,请求他出面作证,完全可以作为将来翻盘的伏笔。以金子勋、金光善的嚣张言论、过火要求,只要将这席话端到仙门百家跟前,又有向来雅正的姑苏蓝氏传人作证,这两人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哪里还能一心一意地企图恁死魏无羡?


魏无羡的阴虎符威力绝伦,但若是连这一法宝都要交给兰陵金氏来保管,是不是改天连陈情、随便都该送到金鳞台?魏无羡可是云梦江氏的重要人物,就算要收缴他的法宝,也该由江澄来做才对。金光善如此逾越,若是这一次成功,下一次是不是又该盯上谁家的好东西了?云梦江氏的紫电、清河聂氏的刀灵、姑苏蓝氏还不知藏了什么好东西,你们觉得,真把金光善的野心公之于众,仙门百家的“正义之士”还能坐得住吗?只怕到那时候,金光善的危险程度还要排在魔道祖师之上了!


多年后归来的魏无羡就完美克服了这一点,学会了向蓝忘机求助,学会了将姿态放软。如果在夷陵老祖时期,他能有这份觉悟,而不是硬邦邦的自负模样,能拉到的盟友绝对不止蓝忘机一人。

虽然魏无羡本人的说服力不够,但如果再加上蓝忘机,两人性格互补,只要配合得足够默契,金光善不一定是他俩的对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