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欣赏:问明月,人生几何?闻得易水西风冷,听不见,多少悲歌

坐看晚霞去,怅长夜,阵阵寒冽,怎生消磨。新病旧疾塌前酒,热泪欲零复饮。

问明月,人生几何?闻得易水西风冷,听不见,多少悲歌?繁华谢,志未平。

何日求得凌云笔。追往昔,满目春华,苍苍桂影。今朝又忆少年梦,笑恨儿时痴迷。

把花发,年年拈尽。只对稼轩斟浊酒,论美芹,叹南朝人杰。麒麟发,从此生。

哪怕做不了你心中的明朗少年,我也愿意做个想起你就会嘴角上扬的傻子。

人很奇怪的啊,得不到就期许。 人很奇怪的啊,得不到就失意。

人很奇怪的啊,得不到就叹息。 人很奇怪的啊,得不到就满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