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篇经典,翩翩《诗经》——116国风·唐风·扬之水

篇篇经典,翩翩《诗经》不学诗,无以言

和我一起朗声而读

1

国风·唐风·扬之水

那扬河的水啊,

白色的石头嶙峋。

我白衣红领哟,

追随您在曲沃从军。

既然已经把您追随,

心中怎能不欣喜万分?

那扬河的水啊,

河底石头泛着白光。

我白衣红领绣花,

追随您到鹄城城旁。

既然已经把您追随,

哪里还有忧愁缠身?

那扬河的水啊,

白石映照波光粼粼。

我已经接到命令,

绝不会告诉任何人。

2

不放在大的历史背景之下,用今天的眼光来看,这应该就是一首普通的情人约会的歌谣。然而最后一章确确实实有些突兀,“我闻有命,不敢以告人。”这是秘密的幽会,还是一次秘密的行动呢?

我倒更愿意相信古人的解读。

晋国传位到晋昭侯的时候,境内出现了两大分立的政权,另一位就是曲沃桓叔,也就是晋昭侯的叔叔。桓叔统治之下的曲沃政治清明,而晋昭侯相对暗弱了许多,以至于晋国国内有识之士纷纷投奔桓叔。于是,政治阴谋不可避免地潜滋暗长起来。

如果把这首诗的前两章解读为投奔桓叔的兴奋和喜悦,把第三章解读为这一次的投奔带有秘密行动的意味似乎更合情合理。

因为,不久之后晋国大臣潘父做内应,桓叔发动了政变。不过,当时桓叔的力量还不够强大,政变以失败告终。直到他的孙子晋武公时才最终实现了政权统一。

说起来那都是两千六百多年前的事了。扬之水静静流淌着,但是历史的天机已经渺茫在天地之间,“我闻有命,不敢以告人”,天机不可泄露啊。

国学|传统|文化|课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