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边|那个6000万都不卖的院子究竟汇聚了哪些好风水

编者按

上周末,济南“大明湖畔四合院”售价1200万的新闻刷屏网络,今天,新闻出现反转,房主称这是不良中介侵权发布假信息,这个起凤桥街9号院里藏着起凤泉,之前有人出价6000万都不卖。那么,这个6000万都不卖的院子,究竟汇聚了哪些好风水?

文|施永庆 

真正论起来,芙蓉街的历史可不像那些流行一时的小吃你方唱罢我登场。

老街北首,是创建于宋熙宁(公元1068-1077年)年间的府学文庙。

从那时起,就有了老街的雏形。

作为珍珠泉群的一部分,芙蓉泉、南芙蓉泉、水芸泉、濯缨泉、腾蛟泉、起凤泉等许多泉子争相喷涌。

人们顺水势在芙蓉泉边修渠,汇众多泉水北流,入府学文庙泮池,使泮池变成有源活水。

入泮,意味着科第入台阁,读书到青云,此水因之被称为“梯云溪”。

后来,为了出行方便,人们以条石覆盖溪水,成了一条街道,并以“芙蓉”名之。

日久,梯云溪消失,而芙蓉街却随着明时德王府和清代山东巡抚院署设立与变迁,规模渐广。

包括“瑞蚨祥布店”、 “一珊号”眼镜店、“文升行”百货等老字号在内,老街聚集了文教用品、古玩字画、刻字、铜锡器、乐器、服装鞋帽小吃店等店铺作坊,遂成商家与士子流连之地。

走在石板路上,透过遥远的岁月,我仿佛看见那条曾经的梯云溪。

石板缝里,潺潺的泉水流过,淙淙的泉声如在耳畔。

清晨,薄薄的雾气在石板路上氤氲飘荡,远远望去往来的行人似乎漫步于仙境之中。

从这仙境迈过去,便是尘世中的权柄在握与荣华富贵。

千百年的漫长时光里,读书人们次第走过这条街,双手提起长袍前摆,迈过棂星门、屏门、戟门,那一重重的门槛到达大成殿,去祭祀孔圣先师,以期高中榜首。

这是那时所有读书人的梦想。

芙蓉泉之于清代诗人董芸,就像南新街之于老舍,曲水亭街之于路大荒。

“老屋苍苔半亩居,石梁浮动上游鱼。一池新绿芙蓉水,矮几花阴坐著书。”

诗中所写,如今丝毫不差浮在眼前。

屋檐下,5×10米见方的一池碧水新绿,中间石梁红鱼逍遥,只是周围的喧闹似非读书佳境。

当年董芸在此苦读,无数次行走在芙蓉街上,却终生布衣。

他是济南府平原人,以讲学著书为业。

寓居于此,从这里走向泉城的明山秀水,写下了吟咏济南的优美风光的《广齐音》,是目前仅存的描写济南风物诗歌两部专集之一。

孔子最希望的生活是“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董芸未能出入台阁,却践行了孔子的理想。这大概是另一种形式的朝拜吧!

老街另一可观者,为文庙南邻关帝庙。

关庙很小,却很有特点。

我去的时候,看见一位白发老人正在玉制关圣像叩拜,座前香火旺盛。

此处与他处不同者有二。

庙内立有康熙五十九年(1720)《重立考棚碑记》石碑,碑文为贡院考试规则。

原来,明洪武年间济南替代青州成为省会,贡院同时建立。

发展至清代,考棚号舍已超万间。

考规立于此,让关帝庙在推崇信义、祈求财富的同时,多了一个威慑监督、公平考试的功能。

另一特异处是有武库、飞霜、芙蓉三泉,同为北流入泮之水。

据说此处“芙蓉”为古时真正芙蓉泉,引来专家学者争讼不己。

除了现己被填埋的梯云溪外,原有的腾蛟起凤牌坊、青云桥也损毁不见,周围尚存秀才们拴马匹的马市街、张榜公布考试成绩的榜棚街,与文庙、关庙共同形成一座士子求进图,让人回想起当年祭拜孔子时鼓乐喧天万人景仰的盛况。

当然,如今的芙蓉街成为济南著名的历史文化街区,在繁华中有着历史,在喧闹中有着悠闲。

人们各有所好,有追寻历史遗迹的,有探寻老济南风情的,有寻觅舌尖上的美食的,更多的人只是前来漫无目的地闲逛,享受浮生半日闲的都市慢生活。

(壹点号 泉边)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