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龙经》—唐朝地理风水学家杨筠松撰写

《疑龙经》

寻龙何处最堪疑,寻得星峰却是枝。关峡从行并护托,矗矗旗枪左右随。

干上星峰全不作,星峰龙法近虚辞。与君少释狐疑处,干上寻龙真可据。

干龙长远去无穷,行到中间阳气聚。面前山水又可爱,身后护龙皆反背。

君如就此问疑龙,此是截龙进迎队。比如斋粮适千里,岂无顿宿分内外。

龙行长远去茫茫,定有参随部伍长。凡有好山为干去,枝龙尽处有旗枪。

枝龙身上也可裁,半是虚花半是胎。若是虚花无朝应,若是结实护缠回。

护缠尚耍观叠数,一叠回来龙身顾。莫便将为真实看,此是护龙叶交互。

三重五叠抱回来,此就枝龙身上做。干龙犹自随水出,护进迢迢不回棹。

正龙身上不生峰,有峰皆是枝叶进。君如见此干龙身,的向干龙穷处认。

君如寻得干龙穷,二水文舍穴受风。风唆水劫却非穴,君寻到此是疑龙。

请君看水文缠处,水外有山来会聚。婉转回龙似挂钩,未作穴时先作朝

朝山皆是宗与主,不拘千里远迢迢。穴前百官皆朝揖,千元万派皆朝^。

此是寻龙大法门,两水夹来皆转揖。寻龙何处使人疑,寻得星峰却是枝。

枝叶乱来无正穴,真龙到处是疑非。只辱不识两边护,却爱飞峰到脚随。

飞峰斜落是龙脚,脚上星峰一边卓。真龙平处无星峰,两边茔峰至难捉。

背斜面直号飞峰,此是真龙夹从龙。一节星峰一节插,两节腰长号宽峡。

峡长绕出真龙前,背后星峰又可降。到此狐疑不能释,请向真龙寻两边。

两边起峰为护从,正龙低平最贵重。星峰两边转前揖,揖在穴前为我用。

问君州县真龙身,大粮横江耶有峰。起峰皆是两边脚,去为小穴为村落。

如此寻龙看两边,两边生脚未为偏。正身绕却中央去,破禄文廉做关护。

关拦定局有大小,破禄两星外拦是。禄存无禄做神坛,破军不破为近关。

菩寻大地寻关局,关局大小水口山。大凡寻龙耍寻干,莫遭无星又无换。

君如不识枝干分,每见干龙多延蔓。不知干长缠也长,外州外县山为伴。

寻龙千里非迢递,其次五百三百里。先就与围观水源,两水夹来皆有气。

水源自是有长短,长作军州短作县。枝上节节星辰换,干上时时断复断。

分枝劈脉散乱去,干中有桂枝复干。凡是枝龙长百里,百里周围作一县。

百里各有小干龙,两水夹来寻曲岸。曲岸有水抱龙头,抱处好寻气无散。

到此先看水口山,水口交牙内局宽。便就宽处平处觅,左右周围无空断。

断然有穴在此处,更看朝水与朝山。朝山与龙一般远,共祖同宗来作伴。

客山千里来作朝,朝在面前为近案。如是朝迎真有隋,将相公候可互断。

寻得真龙不识穴,不识穴是总空说。识龙识穴始为真,下著真龙官不绝。

真龙藏穴悻难寻,为有朝山识悻心。朝若高时高处点,朝若低时低处针。

朝山也自有真假,若是真时直来也。若是假朝山不来,徒爱尖园巧如画。

若有真朝来人怀,不必尖园如龙马。但有低早起伏来,不爱尖倾直去者。

直去名为坠朝山,虽尖尖园也是闹。比如贵人背面互,与我隋性不相关。

亦有横互为朝者,若是横朝使衙喏。前山横过脚分枝,枝上作朝首先下。

首下作峰或尖园,双双来朝列我前。大作排班小衙列,如鱼并头蚕比肩。

朝余却去作水口,与我后缠两相凑。交牙护断水不梳,不放一山一水走。

到处寻穴顶明堂,明堂横直细推详。明堂己向前篇说,更就此篇重辨别。

明堂膳水如膳血,穴里避风如避贼。莫々凹缺被风唆,莫使7目牙擅水劫。

横城宽抱有垣星,更以三垣论文结。交结多时垣气深,交结少时垣气泄。

长垣便是横朝局,局心便是明堂山。钩钤垂脚向垣口,北面重重尊圣颤。

大抵山彤虽在地,地有精光属星次。体魄在地光在丢,识得星光真精艺。

问君如何辩明堂,外山包裹内平阳。也有护关亦如此,君若到此细推详。

时师每到护关里,山水同回秀且丽。踌躇四顾说明堂,妄指横山作真地。

此是正龙护关峡,莫将堂局此中看。与君细论明堂样,明堂须要之元放。

明堂绕曲如绕绳,绕在穴前须内向。向内之水抱身横,对面抱来日带样。

上山下来下山上,中有吉穴隐彤向。彤若真时穴始真,彤若不真是虚诳。

许诳之山看两边,两边虚穴也如然。外缠不转内托反,此是贵龙彤气散。

龙虎背后有衣裙,此是关拦拜舞袖。虽然有袖穴不见,官不离乡任何受。

贵龙行处有毡褥,毡褥之龙富贵局,问君毡褥如何分,龙下有坪如龟裙。

比如贵人有拜席,又如僧道坛具陈。真龙到穴有捆褥,便是枝龙也富足。

此是神仙识贵龙,莫道肥龙多自内。瘠龙虽是孤寒山,也有瘠龙出高官。

肥龙虽作贵龙体,也有肥龙反凌替。问君肥瘠如何分,莫把雌雄妄轻议。

大戴亦尝有此言,豁谷为牝低伏蹲。冈陵为牡必雄峙,不知肥瘠有殊分。

汉儒以山论夫妇,夫山高蝗妇低去。此是儒家论尊卑,便似龙家雌雄语。

大抵肥龙耍瘠护,瘠龙须要肥龙御。瘠龙若有捆褥彤,千里封候居此地。

敢将禹迹来问君,舆图之上有细寻。论龙论脉尤论势,地势如何却属坤。

若以山川分两界,黄河川江两源分。其中有枝济与格,准汉湘水亦长源。

干中有桂枝复干,长者入海短入垣。若以干龙论大尽,太行碣石至梅蠕。

南干分植入河内,河北河东皆不背。又有嵩山^韦峙,又分汝颖河流吞。

葱岭连绵入桂连,又入衡阳到江边。其间屈曲分劈去,不知多少枝叶繁。

又分一派入东梅,又登彩石会为垣。一枝分进入海门,干龙尽在江阴坟。

到彼枝干又难辨,枝上多为州与县。京都多是在中原,梅岸山穷风荡散。

君如耍识枝干分,更看疑龙中下卷。

虽然已识枝中干,长作京师短作县。枝中有干干有枝,心里能明口难辨。

只恐寻龙到此穷,两水夹来风荡散。也有军州并大县,直到水穷山绝岸。

也有城隍一都会,深在山原隈僻畔。今日君寻到水穷,沙砾坦然缠护窜。

右寻无穴左无形,无穴无形却寻转。寻转分枝上觅穴,惟见纵横枝叶乱。

也识剥换也识缠,也识护托也识断。只是狐疑难捉穴,穴若假时无正案。

到此之时心生疑,若遇高明能剖判。为君决破此疑心,枝干乱时分背面。

假如两水夹龙来,便看护缠那边回。护缠亦自有大小,大小随龙长短来。

龙长护缠亦长远,龙短护缠亦近挨。大抵缠山必曲转,莫把明堂向外裁。

曲转之形必是面,背抵缠山缠水隈。缠山缠水回抱处,只恐朝山塞不开。

寻得缠护分明了,更看落头寻要诀。缠山缠水如 ? 屏,向前宽阔看多少。

缠山缠水作案山,只恐明堂狭不宽。山回水抱虽似面,浪打风吹崖壁寒。

请君来此看背面,水割石岩龙脊转。若是面时宽且平,若是背时多陡岸。

面是平坦中立局,局内必定朝水缓。萦纡环抱入怀来,不似背面风荡散。

君如识得背面时,枝干分明自可知。宽平大曲处寻穴,此为大地断无疑。

详看朝迎在何处,中有横过水城聚。背后缠水与山回,会合前朝水相随。

后缠抱来结水口,前头生脚来相凑。两山两水作一关,更看罗星识先后。

罗星也自有首尾,首逆水流尾拖水。如此寻穴与寻龙,不落空亡与失迹。

称平上下左右手,的有真龙在此中。忽然数山皆逼水,水夹数山来相从。

君如看到护送山,上坡下坡事一同。初疑上坡是真穴,看来下坡也藏风。

二疑更看上下转,山水转抱是真龙。夹龙身上亦作穴,此处龙是双雌雄。

虽有两穴分贵贱,分高分下更分中。也有真形无朝水,只看案山与近侍。

朝水案外暗循环,此穴也分中下地。只有案山逆水转,不爱顺流随水势。

顺流随水案无力,此处名为破城池。若是逆水作案山,关得内垣无走气。

也有真形无朝山,只要诸水聚其间。汪洋万顷明堂外,内局周围如抱环。

钩钤健闭不漏泄,内气无容外气残。外阳朝海拱辰入,内气端然龙虎安。

枝干之外识背面,位极人臣世袭官。纵饶已能分背面,面是宽平背崖岸。

假如两水夹龙来,屈曲翻身势大转。一回顿伏一翻身,一回转换一跌断。

两边皆有山水朝,两边皆有水抱岸。两边皆有穴形真,两边皆有山水案。

两边朝迎皆可观,两边明堂皆入选。两边缠护一般来,两边下手皆回转。

此山背面未易分,心下狐疑又难辨。不应两边皆立穴,大小岂容无贵贱。

只缘花穴使人疑,更看护身脚各判。莫来此处认真龙,两水夹龙龙必转。

逆转之龙有鬼山,鬼山拖脚背后环。识得背面更识鬼,识鬼之外更识官。

官鬼已向前篇说,更就此中重分别。大凡干龙行尽处,外山隔水来相顾。

干龙若是有鬼山,回转向前宽处安。凡山大曲水大转,必有王侯居此间。

也有干龙夹两水,更不回头直为地。只是两护必不同,定有护关交结秘。

干龙行尽若无鬼,须看众水聚何处。众水聚处是明堂,左右交牙锁真气。

问君疑龙何处难,两水之中必有山。两山之中必有水,山水相夹是机缘。

假如十条山同聚,必有十水聚一处。其间一水是出门,九山同来作门户。

东上看西西山好,西上看东东山妙。南冈望见北上山,山奇水秀疑是间。

北冈望见南山水,矗矗尖园秀且丽。君如遇见此局时,两水夹来何处是。

与君更为细辨别,先分贵贱星罗列。更须参究龙短长,又看顿伏星善良。

尊星不肯为朝见,从龙虽来桡棹藏。贵龙重重出入帐,贱龙无帐空雄强。

十山九水虽同聚,贵龙居中必异常。问君如何分贵贱,真龙不肯为朝见。

凡有星峰去作朝,此龙骨里福潜消。比如吏兵与臣仆,终朝跪起庭前伏。

那有精神自立身,时师浪说同官局。朝山护从岂无穴,轻重多与贵龙别。

龙无贵贱只论长,缠龙远出前更强。若徒论长不论贵,缠龙有穴反为良。

只恐寻龙易厌 ? ,虽有眼力无脚力,若不穷源论寻踪,也寻顿伏识真踪。

古人寻龙寻顿伏,盖缘顿伏生尖曲,曲转之余必生枝,枝山定为小关局。

比如人行适千里,岂无解鞍并顿宿。顿宿之所虽未住,亦有从行并部曲。

顿伏移换并退卸,却看山面何方下。移换却须寻回山,山回却有迎送还。

迎送相从识龙面,龙身背上是缠山。缠山转来龙抱体,此中寻穴又何难。

古人建都与建邑,先寻顿伏认龙蛰。升虚望楚与陟巘,此是寻顿与山面。

降观于桑与降原,此是寻伏下平田。相其阴阳揆于日,南北东西向无失。

乃陟南冈景与京,此是望穴识龙形。逝彼百泉观水去,瞻 溥原观水聚。

或陟南冈与大原,是寻顿伏 ,古人卜宅贵详审,经旨分明与后传

龙已识真无可疑,尚有疑穴费心思。大抵真龙临落穴,先为虚穴贴身随。

穴有乳头有钳口,更有平坡无左右。亦有高峰下带垂,更有昂头居陇首。

也曾见穴在平洋,四畔周围无高冈。也曾见穴临水际,俗人竟说无包藏。

也曾见穴如仄掌,却与仰掌无两样。也曾见穴如直枪,两水射肋似难当。

更有两龙合一气,两水三山同一场。君如识穴不识怪,只爱左右包者疆。

此与俗人无以异,多是葬在虚花里。虚花左右似有情,仔细辩来非正形。

虚花作穴更是巧,仔细看来无甚好。怪形异穴人厌看,如何子孙世袭官。

只缘怪形君未识,识得怪穴却无难。识龙自合当识穴,异在变星篇内说。

恐君疑穴难取裁,好向后龙身上别。龙上星辰是根荄,前头形穴是花开。

根荄若真穴不假,盖缘种类生出来。若不识星识根种,妄随虚穴凿山隈。

请君熟认变星穴,为钳为乳细分别。高山平地穴随星,岂肯妄为钳乳穴。

穴若不随龙上星,断然是假不是真。请君更将旧坟复,贪星是乳武钳局。

京国外县多平洋,也有城邑在高冈。淮甸军州在水尾, ? ?峡山岭是城隍。

随他地势看高下,不可执一拘挛也。千万随山寻穴形,此说定能分真假。

冀州壶口落低平,盖缘辅弼为垣马。大原落处尖似枪,盖原廉破龙最长。

建康落在坡平地,盖缘辅弼星为体。大梁平坦古战场,熊耳为龙星可详。

长安帝垣星外峙,巨武行龙生出势。京师落在垣局中,狼星夹出巨门龙。

太行走如河中府,入首连生六七存。入首虽然只是山,落处却在回环间。

此与窝钳无以异,只在大小识形难。我观星辰在龙上,预定前头穴形象。

为钳为乳或为窝,或险或夷或如掌。历观龙穴无不然,大小随形无两样。

?此是流星定穴法,不肯向人谩空诳。大凡识星方识龙,龙神落穴有真踪。

真踪入穴有形势,形势真时寻穴易。不识形势穴难寻,左右高低如何针。

看他形势宛在中,最是朝山识正龙。高低只取朝山定,莫言三穴有仙踪。

千里来龙只一穴,正者为优傍者劣。枝上有穴虽有形,不若干龙为至精。

龙从左来穴居右,只为回龙方入首。龙从右来穴居左,只为藏形如转磨。

高山万仞或低藏,看他左右及外阳。左右低时在低处,左右高时在高冈。

朝山最足证龙穴,不必求他玉尺量。正穴当朝必有将,有将便宜为对向。

穴在南时北上寻,穴在北时南上望。朝迎矗矗两边遮,向内有如鸡见蛇。

对面正来不倾仄,方才移步便欹斜。只将对将寻真穴,将若正时穴最佳。

乳头之穴怕风缺,风若入时人绝灭。必须低下避风吹,莫道低形龟裙绝。

钳穴入钗挂壁隈,惟嫌顶上有水来。钗头不园多破碎,水倾穴内必生灾。

仰掌有在掌心里,左右挨排恐非是。窝形须有曲如窠,左右不容少偏陂。

偏陂不可名窝穴,倒侧倾摧祸奈何。尖枪之穴有外裹,外裹不牢反生祸。

外山包裹穴如枪,左右抱来尖无妨。山来雄勇势难歇,便是尖形也作穴。

只有前山曲抱转,针着正形官不绝。穴法至多难具陈,识得龙真穴始真。

真形自是有真穴,识得真形穴穴新。大凡寻穴非一样,降势随形合星象。

比如铜人针灸法,穴的宛然方始当。偶然针灸失真机,一指隔差连命丧。

大凡立穴在人心,心眼分明巧处寻。重重包裹莲花瓣,正穴端然莲花心。

真形定是有真穴,只为形多难具说。朝迎护从亦有穴,形穴虽成有优劣。

朝山若是有穴时,此是真龙断不疑。朝山逆转官星上,小作星形分别枝。

虽然有穴非大器,随形斟酌事咸宜。大凡有形必有案,大形大穴如何断。

比如至尊坐明堂,列班排衙不撩乱。出入短小与气宽,皆是明堂与案山。

明堂宽阔起宽大,案山逼迫人凶顽。案来降我人慈善,我去伏案贵人贱。

龙形若有云雷案,人善享年也长远。蛇虎若遇蛤与狸,虽出威权势易衰。

略举此言以为例,请君由此细寻推。周家农务起后稷,享国享年延八百。

秦人关内恃威权,吞灭诸侯二世绝。此言虽大可喻小,嵩岳降神出申伯。

大抵人是山川英,天降圣贤为时生。祖宗必定有宅兆,夺得山川万古灵。

试言裁穴出机巧,穴法分毫争微妙。假穴斩关莫道真,正穴正形都差了。

京国丹徒之后山,常有云气在其间。曲阿之中有正穴,却被刘侯斩一关。

斩关之穴始于此,只得二世生龙颜。后来子孙即凋丧,盖为正穴寻真难。

孔恭以为不凿坏,可以十世王无惭。我今复此旧坟垄,乃知垣局多回环。

今人裁穴多论向,更不观星后龙上。观星裁穴始为真,不论星辰是虚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