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风景之四:风水

解放后六七十年,农村打击最厉害的要数封建迷信。什么磕头拜菩萨呀,什么跳大神求医问药呀,什么占卜算命呀,什么测字问前程啊,抽签打卦一类,在农村很难看到了。偶尔有,也都是悄悄地瞒着人,不想让人知道,怕惹事。

高头村传说的最神奇的一个测字,是民国时代的学堂师傅的。师傅是村里为数很少的识字人,会一点测字。村里一个婆娘家男人去了外地,多天回不来。她心里焦急,一天去村里打醋,见了师傅,不由得乞求,你说我男人能回来吗?师傅问,你去做啥呀?我去灌醋。师傅又问,今儿个阴历多少了?女人说二十了。师傅说,你回去吧,明天黑了就回来了。果然那一家的男人第二天黑天回来。师傅的神奇传遍四里八乡,有人问师傅,你咋算得那么准呢?师傅说,女人去灌醋求测字,醋,二十一日酉时。

我的玩伴狗儿,一起耍大。说起师傅的测字,神乎其神。有一年狗儿丢了一个高级打火机,心疼得很,找师傅测算一下,还能不能寻着。师傅说,你说一个字。狗儿说,火。师傅就说,完了完了。一个人,两个小眼。碰上小人拾了,想交还,没相。狗儿果真再没有找到那个打火机。他已经不在乎那个打火机,只是敬佩师傅的神奇测字法。

我的父亲年轻时,从一个亲戚家学了一点八卦推演。在村里,他会看日子测吉凶,给房子院落看风水。小孩蝎子蛰了,毒虫咬了,家人会领着孩子找他“禁”一下,那是要止痛,防止毒性发作。父亲还会禁老鼠疮,就是治疗长在脖子上的淋巴结核。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医疗水平很差,溃烂性的淋巴结核很难治。在方圆村子里,父亲曾经治好过不少人。

父亲的那种治疗,就是画符念咒。画符念咒能治了病?不知道,但是病人当真就好了,找上门来千恩万谢。这中间的道理,谁能说得清。

这些年来,医疗水平极大提高,乡下人的见识也广多了。依我看,靠着神神鬼鬼治病开药,这个少多了。但是在另一个领域,却是悄悄咪咪地热闹着,那就是看风水。

乡村盖房子修建,一般都要请阴阳先生,看日子,看坐落。埋葬逝去的亲人,墓穴也要看方位。这一点,至今如此。

巷子里曾经有个人家,年纪轻轻的死了老婆。全家悲痛不已。不料第二年,父母接着去世。两年时间,家里死了三口。灭顶一般的灾难,让男人只好去求助阴阳先生。来了个先生看了一圈,说他家里院门开的不对。咋个不对法?原来这一家住在两条巷子的交合处,南面西面都挨着大巷。他家原来朝南开门走路,前几年为了进出方便,在后院朝西又开了一个门。农业社时代,断不了拉土出粪,两边都能进出,很是便利。但这一个院子两个出口,可是风水的大忌。家人听了阴阳先生做法,连忙封堵了西门,当然这个时候是不是有点迟了?家里已经死了三人。

乡村有些声望的风水先生,这几年生意很红火。尤其是做过几个大单子,给几家大单位的大型建筑做过法,更是牛,一般请不动。一栋楼房刚刚落成,来了个风水先生,一看说方位不对,主家连忙请来施工队,将一栋楼房整体挪移。一转眼扔出三五百万,这是多大的手段?像这号子大师,呼风唤雨,在老百姓眼里,如同神仙一般。

大师也不一样,有的还是有头脑的,潜心钻研过周易学。卜筮操作容易得很,把周易等同于打卦,就粗俗可笑。

乡下的阴阳先生,当然也有不少混混,也就混碗饭吃。

前些年老家的院子不能留了,我在家拆房盖房。盖房子是百年大计,亲戚朋友就来劝告,请个阴阳先生看一下吧,万一犯了冲怎么办?盖房子么,就要事前想周到,一旦人家说不合适,你拆房子呀?

我本来不信这些,架不住亲友一再诱导,就请了一回。

这一带乡村盖房,习惯以北房为正,其次西房。这个可以理解,北房采光向阳,西房避免夏天西晒。所以有条件的家户,都不盖东南房。所谓“有钱不盖东南房,冬不暖来夏不凉”,就是这个意思。但是我这个院子,偏偏东临新开的大巷,明显的是村里的主干道。依着我的想法,当然是盖东房临街。

先生来了,罗盘尺子摆弄一阵,主张盖北房。先生据理解析,说是盖北房西房有20年火旺好光景。心里还想着临街,就给他说明我的心思,盖一排东房。先生一听,眼睛咕噜咕噜一转,立即改口,那也好。接着摆出一套大道理,给我讲述东房的种种好处。这个时候,我心里只有厌恶。这个阴阳先生,喜欢察言观色,迎合主家的意向和心思,哪里有什么定见。他的那一套罗盘和尺子,也不过就是混吃喝的工具。

不过一旦遇上灾病,人们也就管不了许多,先信了再说。前年家人得了病,较麻烦。安排到北京手术,术后恢复也很漫长。一日亲戚来探视,闲聊中说起,家里过去留下的旧石磨,露天放置是个忌讳。我马上想到,院子里,我家那一副两扇石磨,正被当做旧物事摆放在院子里,磨扇当石桌,四周砌了石凳,安置来了朋友喝茶。这一下非同小可,听得我顿时魂飞魄散。我连忙给家里打电话,安排几个强壮劳力,当天就把石磨石凳就地挖坑掩埋。这会儿你就相信,阴阳先生为什么绵绵不绝,原来面对灾病,求神拜佛顶不顶用,人们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大难临头,人不可能再固执,先听信了它吧。

说来,我对乡村的阴阳风水,其实不是那么强烈反感。人们一旦天灾人祸,感觉到有一种超自然的力量在摆布自己,也就要寻求超自然的神力来应对。底层百姓能得到的庇护太少,也就频繁地找寻阴阳先生求救。也许并没有什么作用,求一个自家心安也好。

风水先生来了,在你的周围絮絮叨叨。世界浩渺无边,这一来自神灵的教谕,强化了你对神秘的未知世界的敬畏。如果并不损人利己,仅仅表达一下未知世界的神秘,无可无不可。

在这种暧昧的容忍中间,风水先生这个物种,就在乡村的生活里生长着,兴衰枯荣。不算茂盛,也没有刈除。

这是乡村留给我们的一个少见的职业了。

乡村近20年的变化,日新月异。大队小队没了,房子成了新的了,有汽车了,不种粮食了,等等,有谁想过,乡村什么没有变呢?乡村什么不变呢?

乡村的不变,确是耐人寻味的。

作者简介:毕星星,山西作家,著有散文随笔集《坚锐的往事》《走过带伤的岁月》《走出岁月的阴影》多种。近年主要作品为《乡村档案》《乡村风景》系列散文。作品多次入选各个年度年选及排行榜,有作品获过冰心奖,赵树理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