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陈的灭亡只因后主陈叔宝做了一件不该做的蠢事

南陈后主 陈叔宝即位后, 因为脖子被弟弟陈叔陵用药刀砍伤未愈, 很长一段时间内不能处理政事, 他便把朝政交给柳太后和长沙王陈叔坚执掌, 这样就为后来的宫廷斗争埋下了祸根。

陈叔坚因当初阻拦陈叔陵砍杀陈叔宝护驾有功, 加上现在大权在握, 逐渐也变得骄横起来。 陈叔宝不时听到陈叔坚独断朝廷的事情, 对他产生了猜忌, 不过又想到他曾经救过自己的命, 况且又是兄弟手足, 也就决定忍一忍过去算了。 但是, 由于都官尚书孔范与中书舍人施文庆忌恨陈叔坚, 天天在陈叔宝面前说陈叔坚的坏话, 使得陈叔宝不得不免去了陈叔坚的官职。

陈叔坚被免后, 祠部尚书江总转任吏部尚书, 参与朝政。 但江总喜欢饮酒赋诗, 不怎幺关心政事, 所以朝廷大权落入了右卫将军兼中书通事舍人司马申的手中。 朝中元老毛喜看不惯司马申作威作福, 从来不奉承他。 于是, 司马申在陈叔宝面前说毛喜的坏话, 不久毛喜就被陈叔宝贬为永嘉刺史。 自此, 陈朝再也没有人敢进谏, 陈叔宝也得以恣意妄为, 无所顾忌。 陈朝自武帝建国已来, 都!十分注意节俭, 宫城也就十分简陋。 陈叔宝病癒之后, 嫌皇宫不好, 不能作为他藏娇的金屋, 于是大兴土木, 用香木建造起临春、结绮、望仙三座楼阁, 每座都高达数十丈, 里面装饰得非常奢华。 之后, 他没事就会聚集江总等一批文臣以及一大群后妃整天在这里花天酒地, 赋诗高歌。

陈叔宝最宠爱的贵妃叫张丽华, 她原是是龚贵嫔的侍女, 生得“发长七尺, 鬓黑如漆, 其光可鑒, 特聪慧, 有神采, 进止閑华, 容色端丽...。 ”宦官蔡脱儿、李善度前来奏事时, 陈叔宝都会将张丽华拢在怀中, 还叫张丽华与他一起决议。 由此张贵妃得以干预朝政, 她援引宗戚, 纵横不法, 卖官鬻爵, 贿赂公行, 致使朝廷一片乌烟瘴气。

陈叔宝热衷于诗文, 因此在他周围聚集了一批文人骚客。 以尚书令江总为首的这些朝廷命官, 不理朝政, 天天与陈叔宝一起饮酒作诗听曲。 陈叔宝还将十几个才色兼备、通翰墨会诗歌的宫女名为“女学士”。 每次宴会, 都是妃嫔群集, 陈叔宝有时还命令一些称之为“狎客”的无赖小臣与诸妃嫔及女学士等夹坐左右, 滥饮嬉戏, 赋诗高歌。 当然, 在这些宴会中炮製出来的诗赋大多是一些格调低下、轻薄靡丽的劣作。 陈后主曾作有《玉树后庭花》 : "丽宇芳林对高阁, 新装豔质本倾城;映户凝娇乍不进, 出帷含态笑相迎。 妖姬脸似花含露, 玉树流光照后庭;花开花落不长久, 落红满 地归寂中。 "

正当陈叔宝醉生梦死、尽情行乐的时候, 北方的周朝已经被隋朝所取代, 隋在杨坚的统治下开始了统一天下的征伐, 南朝亡国之祸开始悄悄来临。

此时, 陈叔宝想的不是怎样富国强兵抵挡外敌, 而是忙于换太子立皇后的“大事” 。 西元588年, 陈叔宝在孔範等人的支持下, 将太子陈胤废为吴兴王, 另立陈深为太子。 陈叔宝还想立张丽华为皇后, 但是, 还没有準备好, 隋朝已经兵临城下。

西元581年,杨坚废北周静帝宇文阐, 自立为帝,建立隋朝。一开始,因政权未稳,他採取了与陈通好的政策。西元587年,隋文帝已经基本平定了突厥的入侵,他开始考虑南伐陈国的计画,并着手做好相关的準备。西元588年春,骄横昏庸的陈叔宝一面派使者出使隋朝,一面出兵峡口,侵袭峡州。杨坚一听,勃然大怒,随即令杨广率兵50余万大举伐陈。这年十一月,陈朝沿江的守军战报频传,但这些告急信件,都被中书舍人施文庆扣下。此时,陈叔宝正要搞一个盛大的新年庆典,为了威风热闹,他命江防前线统帅陈毙和陈彦率战舰入京。二人把长江里的舰队全部拉到建康,江防前线竟没有一只战船。

隋军长驱直人,僕射袁宪和萧摩诃等将领三番五次要求出兵,每次都被施文庆等人阻挠排斥。陈叔宝自认有长江天险,隋军是不可能取得成功的。他对身边的大臣说: “金陵王气在此,齐兵三度来,周师再度至,无不摧没。谅那隋军能有什幺作为呢?来者必自败。”

西元589年正月,陈叔宝在朝中大会群臣,举行盛大新年庆典。与此同时,隋将韩擒虎渡过了採石,贺若统兵过江,直取建康。没过几天,隋军便打到钟山。此时,建康尚有十余万兵马,如果奋力一战,仍有可能打退隋军进攻。但此时的陈叔宝已经六神无主, 日夜啼哭,把朝中大事都委託施文庆办理。在这国难当头之时,施文庆居然还嫉贤妒能,怕将领们取胜后功劳大过他,便向陈叔宝进谗言说: “这些人平时就不听你的,当此危机之时,怎幺可以相信呢。 ”于是,陈叔宝对于一些将领请战的要求,都搁置不理,致使战机一次次失去。

待隋军布置完毕,南陈战机已失。陈叔宝突然发了神经,命票骑将军萧摩诃率军迎战。萧摩河临危受命,率十万大军出城,与隋军交战。隋军众将领皆知萧摩诃英勇善战,不敢贸然进攻,一时间两军僵持不下,在这个时候,荒淫无耻的陈叔宝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的性格,竟然私通萧摩诃的妻子。萧摩诃闻听此事,受到很大的打击万念俱灰,很快南陈军战败,萧摩河被隋军活捉。大将任忠返城,把前线情形奏报,并表示无力再战。陈叔宝不甘亡国,出金帛要任忠募集勇士再战。任忠见大势已去,后主如此荒淫便决心降隋,遂建议陈叔宝出建康,到上流去。陈叔宝不疑,命他準备随行船只兵马。任忠出城便向韩擒虎投降,随即引隋军奔袭朱雀门。韩擒虎兵不血刃,拿下了建康城。

陈叔宝带着心爱的张贵妃、孔贵妃,跑到景阳殿后的一口枯井旁,跳到井中藏了起来。后来被隋军找到,送往长安,南陈就此灭亡。隋文帝杨坚见陈叔宝昏庸无能,胸无大志,只图享乐,就没有杀他,赐给他住宅,叫他居住在长安。后来,又将他迁往洛阳。

西元581年,杨坚废北周静帝宇文阐, 自立为帝,建立隋朝。一开始,因政权未稳,他採取了与陈通好的政策。西元587年,隋文帝已经基本平定了突厥的入侵,他开始考虑南伐陈国的计画,并着手做好相关的準备。西元588年春,骄横昏庸的陈叔宝一面派使者出使隋朝,一面出兵峡口,侵袭峡州。杨坚一听,勃然大怒,随即令杨广率兵50余万大举伐陈。这年十一月,陈朝沿江的守军战报频传,但这些告急信件,都被中书舍人施文庆扣下。此时,陈叔宝正要搞一个盛大的新年庆典,为了威风热闹,他命江防前线统帅陈毙和陈彦率战舰入京。二人把长江里的舰队全部拉到建康,江防前线竟没有一只战船。

隋军长驱直人,僕射袁宪和萧摩诃等将领三番五次要求出兵,每次都被施文庆等人阻挠排斥。陈叔宝自认有长江天险,隋军是不可能取得成功的。他对身边的大臣说: “金陵王气在此,齐兵三度来,周师再度至,无不摧没。谅那隋军能有什幺作为呢?来者必自败。”

西元589年正月,陈叔宝在朝中大会群臣,举行盛大新年庆典。与此同时,隋将韩擒虎渡过了採石,贺若统兵过江,直取建康。没过几天,隋军便打到钟山。此时,建康尚有十余万兵马,如果奋力一战,仍有可能打退隋军进攻。但此时的陈叔宝已经六神无主, 日夜啼哭,把朝中大事都委託施文庆办理。在这国难当头之时,施文庆居然还嫉贤妒能,怕将领们取胜后功劳大过他,便向陈叔宝进谗言说: “这些人平时就不听你的,当此危机之时,怎幺可以相信呢。 ”于是,陈叔宝对于一些将领请战的要求,都搁置不理,致使战机一次次失去。

待隋军布置完毕,南陈战机已失。陈叔宝突然发了神经,命票骑将军萧摩诃率军迎战。萧摩河临危受命,率十万大军出城,与隋军交战。隋军众将领皆知萧摩诃英勇善战,不敢贸然进攻,一时间两军僵持不下,在这个时候,荒淫无耻的陈叔宝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的性格,竟然私通萧摩诃的妻子。萧摩诃闻听此事,受到很大的打击万念俱灰,很快南陈军战败,萧摩河被隋军活捉。大将任忠返城,把前线情形奏报,并表示无力再战。陈叔宝不甘亡国,出金帛要任忠募集勇士再战。任忠见大势已去,后主如此荒淫便决心降隋,遂建议陈叔宝出建康,到上流去。陈叔宝不疑,命他準备随行船只兵马。任忠出城便向韩擒虎投降,随即引隋军奔袭朱雀门。韩擒虎兵不血刃,拿下了建康城。

陈叔宝带着心爱的张贵妃、孔贵妃,跑到景阳殿后的一口枯井旁,跳到井中藏了起来。后来被隋军找到,送往长安,南陈就此灭亡。隋文帝杨坚见陈叔宝昏庸无能,胸无大志,只图享乐,就没有杀他,赐给他住宅,叫他居住在长安。后来,又将他迁往洛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