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县安国镇刘邦店:一代帝王村、千古汉之源,大沙河畔的美丽乡村

图文:红豔

记得在两个月前, 一位沛县安国镇的网友在公众号后台留言, 希望愚伯的自留地能够到自己的村庄【刘邦店】去看看。 说来惭愧, 先前自己对这里并不是很熟, 当时只有一个疑问:难道刘邦店和汉太祖有关?于是, 我赶紧在地图上去搜寻:原来, 该村紧挨刘寨村、孟口村和二郎庙村, 这里也是一个英才辈出, 人杰地灵的地方……

为了让大家更好的理清刘邦和刘邦店之间的渊源, 我特地查阅了一些资料:首先要阐述的是:这里要表述的是一个历史人物和一个历史村落的关係。 【非黑体字均来自网路, 特此致谢内容生产者】

一个历史人物, 就是汉朝开国皇帝, 汉民族和汉文化伟大的开拓者, 中国历史上杰出的政治家、战略家、卓越的军事家、指挥家。

一个历史村落, 就是素有“一代帝王村、千古汉之源”美誉, 拥有文化底蕴浓厚, 环境优美, 铸造业发展迅猛的安国镇刘邦村。

此刻, 让我们一起走进今日的刘邦村, 探寻刘邦及其历史留给这个村庄的不朽印记。

一代帝王村、千古汉之源, 这应该是对刘邦店不过分的称呼。 我们认为, 沛县是汉之源, 安国亦是汉之源, 若是追蹤源头, 还是要追到刘邦店。 刘邦店村庄虽小, 但在历史上一直鼎鼎有名。

很长一个时期以来, 全国上下的汉文化研究风生水起, 五里三诸侯作为安国的历史文化品牌,给了人们很深的印象, 而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却被淡化了, 就是为什幺这里会出现五里三诸侯?当沛县的老乡们自豪于帝王之乡称谓的时候, 刘邦店这个曾经养育了中国第一个布衣皇帝的小村庄似乎被人们忽略了。

不过, 不论刘邦店在汉文化研究者心中的分量如何, 历史的印记都真真切切地烙在这块土地上。 随着沛县对汉文化研究的深入和一块石碑的出现, 刘邦店再一次作为汉文化研究的重要内容, 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这块石碑就是刘邦店村现存的《重修泰山行宫碑记》。

在村庄这块空地上, 老师的沧桑和厚重感, 顿时袭面而来。

一个村庄的文明, 很大程度上体现在:大家是否愿意为共同的纪念, 而齐心做一些事。

在村内,我见到了一直被历史蒙上神秘面纱的“泰山行宫碑”。此碑高2米,为重修泰山行宫时所立。承办人为:李继怀 李继善 李丕雨 李继文 李继茂 屯常顺

这些看似随意在土地上的内容,实际上都经过设计者的独具匠心。

我望着眼前的摆设,在温煦的阳光里,我依稀看到了一种久远的影像。当透过阳光剥离开尘土后,我还能轻易辨别出,那从时间的深邃里显现出的陈旧的气息。

丰厚的汉文化资源为游客提供了一个探索汉文化、亲近大自然的旅游胜地。

这里的雕塑风格,也是完全遵循当年那个时代的特徵。

这些记忆中的老物件,似乎也给岁月贴上了标籤,成了平淡生活的点缀。走过年华,回想那一段若有若无的曾经,虽然不再触碰到。当岁月匆匆走过的时候,人生至简,爱无虚言。伴随生活中事物更替,不必等一场富丽堂皇的装饰,可以让一段冷暖交织的物件。守一段流年,求一世安稳。

从久远的时代中走来,在我面前的,是那些淳朴善良的村民。

村间的小路,同样也写满了历史的厚重,在保护文物面前,每一个人都是受益者。

每次游走乡间,我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触动,我在想,什幺时候,我们的年轻人能够一个个在自己的家里创业发展,让每户人家,都成为一个完整的家。

家乡的小土路,是前辈几代几十代的乡邻们用脚掌走出来的。这弯曲的乡间土路分明代表着古代传承下来的乡村文化。

走在陌生而又熟悉的路上,感到亲切而自然,这是我心中久违的感觉。

眼前的所有,包括路中的坑洼、路边的花草树木,似乎都有生命的活力,让我觉得神清气爽,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童年。

此刻,我的心是从容的,安然的,周遭的环境像一味良药,立马医治了我久居都市的浮躁。心中蕩起的是阵阵怡然自得的酣畅。

有人说:“城市坚硬的柏油路,皮鞋敲击路面生硬的哢哢声,终日搅乱了我的心思。只有回到乡村,走上土路,心灵便找到了慰藉。”

如今,各种型号的小汽车,甚至价值不菲宾士、宝马,也能够在乡间公路上穿行。农村逐渐走向城市化的步伐,其势头绝对是不可阻挡的,有一天,乡间土路的消亡,也是历史的必然。

唯有乡路,虽然劳碌,虽然苦痛过,但却是一种恬静中苦痛,内心永远是一份平淡。

五月的乡村,涌动着动人的韵味,是美好的诗与画的写意……

老家此刻的乡村,是一抹枣花的清香,是如梦如烟的生活画卷,是一棵路边的野菜,是布穀鸟清脆的啼鸣,是一抹清晨的阳光,是老家门前的白杨树……

爷爷辛劳了一辈子,但他的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这样的留影,将成为他们人生旅途中,最美的纪念和回忆。

乡路依然是记忆中的样子,只是前方的白杨长高了许多,也挺拔了需多。

迎着微风,哼唱着歌谣,行驶在家乡的小路上,有一种久违的单纯与美好。

点点滴滴,都是那样温润眼目和心灵。

那年,你是否在这条小路上尽情地玩耍,像一个少年,晚风追皱少年的额头,却永远轻抚着少年的心。这里是孩子们的精神家园。她承载着太多太多,包容了我们太多年少时的轻狂与落寞。

路由心生,爱我所有。家乡的路,这是一条重生之路,一条光明之路,一条救赎之路,一条回归之路,一条自在之路,这也是一条回归本性之路和亲情之路,一直为我指引着前行的方向……

这户信仰基督的农家,被门口的绿色掩映,五月,上帝的创造真的好美!

咱老家独特味道的刘邦店缸贴,你尝过吗?

早已退休的磨盘,如今落寞的停驻在路边,也不知它们在想什幺,是否也和我一样,记着老家那一片幽蓝而深邃的天空。

在乡村,美,无处不在。无论出行、閑站,还是躺卧,都是无与伦比的风景。

路边的这一株孤树,是在等候远行的游子幺?

奶奶颤巍巍的送了我好远的路,离别的时刻次到了,我向着慈祥的老人,挥一挥手,再挥一挥手。

村边的路通往远方,我们注定还要远行。

大沙河,无声的流淌,村前环绕,细幽绵长。作为高祖生活过的远古村落,他的足迹遍乡里,遗存如珠,翔实动人。时间在改变着一切,我们无法预知,这个村庄将来会发生什幺,但此刻,我只期待,大家能够记住这个五月的某一天,你们随着我的镜头和文字来过这里,记住这个美丽的刘邦店,就够了。

在村内,我见到了一直被历史蒙上神秘面纱的“泰山行宫碑”。此碑高2米,为重修泰山行宫时所立。承办人为:李继怀 李继善 李丕雨 李继文 李继茂 屯常顺

这些看似随意在土地上的内容,实际上都经过设计者的独具匠心。

我望着眼前的摆设,在温煦的阳光里,我依稀看到了一种久远的影像。当透过阳光剥离开尘土后,我还能轻易辨别出,那从时间的深邃里显现出的陈旧的气息。

丰厚的汉文化资源为游客提供了一个探索汉文化、亲近大自然的旅游胜地。

这里的雕塑风格,也是完全遵循当年那个时代的特徵。

这些记忆中的老物件,似乎也给岁月贴上了标籤,成了平淡生活的点缀。走过年华,回想那一段若有若无的曾经,虽然不再触碰到。当岁月匆匆走过的时候,人生至简,爱无虚言。伴随生活中事物更替,不必等一场富丽堂皇的装饰,可以让一段冷暖交织的物件。守一段流年,求一世安稳。

从久远的时代中走来,在我面前的,是那些淳朴善良的村民。

村间的小路,同样也写满了历史的厚重,在保护文物面前,每一个人都是受益者。

每次游走乡间,我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触动,我在想,什幺时候,我们的年轻人能够一个个在自己的家里创业发展,让每户人家,都成为一个完整的家。

家乡的小土路,是前辈几代几十代的乡邻们用脚掌走出来的。这弯曲的乡间土路分明代表着古代传承下来的乡村文化。

走在陌生而又熟悉的路上,感到亲切而自然,这是我心中久违的感觉。

眼前的所有,包括路中的坑洼、路边的花草树木,似乎都有生命的活力,让我觉得神清气爽,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童年。

此刻,我的心是从容的,安然的,周遭的环境像一味良药,立马医治了我久居都市的浮躁。心中蕩起的是阵阵怡然自得的酣畅。

有人说:“城市坚硬的柏油路,皮鞋敲击路面生硬的哢哢声,终日搅乱了我的心思。只有回到乡村,走上土路,心灵便找到了慰藉。”

如今,各种型号的小汽车,甚至价值不菲宾士、宝马,也能够在乡间公路上穿行。农村逐渐走向城市化的步伐,其势头绝对是不可阻挡的,有一天,乡间土路的消亡,也是历史的必然。

唯有乡路,虽然劳碌,虽然苦痛过,但却是一种恬静中苦痛,内心永远是一份平淡。

五月的乡村,涌动着动人的韵味,是美好的诗与画的写意……

老家此刻的乡村,是一抹枣花的清香,是如梦如烟的生活画卷,是一棵路边的野菜,是布穀鸟清脆的啼鸣,是一抹清晨的阳光,是老家门前的白杨树……

爷爷辛劳了一辈子,但他的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这样的留影,将成为他们人生旅途中,最美的纪念和回忆。

乡路依然是记忆中的样子,只是前方的白杨长高了许多,也挺拔了需多。

迎着微风,哼唱着歌谣,行驶在家乡的小路上,有一种久违的单纯与美好。

点点滴滴,都是那样温润眼目和心灵。

那年,你是否在这条小路上尽情地玩耍,像一个少年,晚风追皱少年的额头,却永远轻抚着少年的心。这里是孩子们的精神家园。她承载着太多太多,包容了我们太多年少时的轻狂与落寞。

路由心生,爱我所有。家乡的路,这是一条重生之路,一条光明之路,一条救赎之路,一条回归之路,一条自在之路,这也是一条回归本性之路和亲情之路,一直为我指引着前行的方向……

这户信仰基督的农家,被门口的绿色掩映,五月,上帝的创造真的好美!

咱老家独特味道的刘邦店缸贴,你尝过吗?

早已退休的磨盘,如今落寞的停驻在路边,也不知它们在想什幺,是否也和我一样,记着老家那一片幽蓝而深邃的天空。

在乡村,美,无处不在。无论出行、閑站,还是躺卧,都是无与伦比的风景。

路边的这一株孤树,是在等候远行的游子幺?

奶奶颤巍巍的送了我好远的路,离别的时刻次到了,我向着慈祥的老人,挥一挥手,再挥一挥手。

村边的路通往远方,我们注定还要远行。

大沙河,无声的流淌,村前环绕,细幽绵长。作为高祖生活过的远古村落,他的足迹遍乡里,遗存如珠,翔实动人。时间在改变着一切,我们无法预知,这个村庄将来会发生什幺,但此刻,我只期待,大家能够记住这个五月的某一天,你们随着我的镜头和文字来过这里,记住这个美丽的刘邦店,就够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