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尹金辉|鲜见的“风景”

鲜见的“风景”

我所说的鲜见的“风景”,是在小区里散步时看到一位中年男子陪伴母亲散步的情形。为什么说是“鲜见的风景”呢?是因为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看到的这种情形确实是太少了,太稀奇了。

记得是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在宏维小区内散锻炼,看到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陪一位大约七十来岁的老太太绕三期水塘周围散步,当时没怎么在意,后来几天差不多的时间仍然看到他俩散步在那个路段,上前搭话才知道是母子。儿子说,他们住到这里不久,最近几年一直坚持陪母亲散步。

母亲个子不高,身材偏瘦,衣着整洁得体,髻鬟雅致,步子迈得缓慢而沉稳,从老太太的气质不难看出,她年轻时候应该是一位很干练女性,虽然年已古稀,仍然有一种温文儒雅,心慈面善的感觉。儿子身穿着西服,看上去应该是一位有知识有修为的人,传递给人的是一种举止端庄,尊长孝顺的儒雅信息。我每次散步看到他们,儿子都紧随其母亲左右,母子俩总是面带笑容,绵言细语的闲唠着,好像总有说不完的话。闲唠间有时偶尔相视而笑,那种笑意里蕴涵着母子融洽的亲情让我感深肺腑,久久不忘。

本来子女陪父母散步是做子女的本份,是天经地义的。可就当今社会里的老人而言,那可是一种奢望,子女们总是以这样或那样的借口为不陪伴父母找个堂而皇之的理由。像这位中年男子那样坚持这样陪伴母亲散步的人确实鲜见,值得称道。虽然原来也偶尔遇到过子女陪父母散步的,但其亲情深密度与这两位母子比起来相去甚远。有的父母在前面走,是跟后面在隔几步远;有的父母在前面走路,人虽跟在后面却全神贯注地他玩他的手机;有的即便偶尔跟父母说话,感觉是一种应付,语气硬生生的。我搜索了自己脑海里所有的记忆,始终没有找到我所称道的那样情景,毫不夸张地说,那种情景是我生平之中第一次所见。

人生在世,先是为人子女,后是为人父母,是人生经历的必然。

上行下效的道理谁都明白,但都知行不一。人们似乎只顾眼前而不想以后,忽视了身为子女的时候“栽花”多少对将来年老时候产生的“效应”。其实你主观上在对父母行孝而尽了子女的义务的同时,客观上造福了自己。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是你平时的一言一行对子女起到了言传身教的作用,他们从你的言行中受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子女们将来也会像你孝敬父母那样孝敬你,使“孝”的优良传统传承到了你的下一代。如果大家都能为传承和弘扬伦理道德的优良传统起到了身体力行的作用,我所说的“鲜见的风景”就会变为长常见的风景,从风景点发展到风景线,从风景线发展到风景区,从风景区发展到神州大地的普遍风景。有道是“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

有些国家把孝敬父母与否作为人品考核和擢用的首要标准,我认为这个作法值得学习和借鉴。我们国家目前现状是“尊长不足,爱幼有余”,滋长年轻一代过于自我的惯性。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中,片面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与“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伦理道德标准大有背道而驰之势。在利益面前,忤逆不孝、兄弟阋墙,损公肥私,朋友反目等事件层出不穷,严重背离了伦理道德标准,损害了国家民族利益。可喜的是,党和政府引起了高度的重视,为大力倡导优良传统教育,高压惩治失信者出台了一系列的强有力的政策措施,社会生态已逐步好转。在进一步的努力下,相信“长贤晚孝,家庭和睦,社会和谐”的生态环境更加光彩夺目!

作者简介

尹金辉,男,1956年2出生于湖北省大冶市,1971年初中毕业后务农,1978年入读黄石财贸学校,毕业供职于黄石市房产局,2017年6月退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