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岁在清华教设计,4年后成世界名车首位中国设计师,同华为造

前一阵上海湿漉漉的,整个城市都被水汽充斥。象君在其中一个雨天,去了漕宝路。见到peter时,正是他发烧的第二天。天气很冷,但这次的采访却很温暖。

Peter是龚冯友,龚冯友是Peter,他是北京爷们,是汽车设计师,也是PSA亚太研发中心设计总监。

也许你对PSA不太熟悉

但提到标致雪铁龙,你一定晓得

回顾百年历史,才发现它们竟如此惊艳

1889年,以标致命名的汽车问世

标致的诞生仅比奔驰晚了1年

是法国历史最悠久的汽车品牌

1919年

世界上第一辆雪铁龙汽车诞生,工业巨头初现

1922年

成为世界上第一个

能分期付款的汽车品牌

飞机在空中留下

长达5公里的雪铁龙巨型字母

惊艳天下

1925年

把5万颗灯泡镶在埃菲尔铁塔上

Citroen雪铁龙,照亮整个巴黎

1933年

法国公路上40%的车都出自雪铁龙

1948年

雪铁龙推出“法国民用车”2CV

可爱造型不输甲壳虫

1976年

标致和雪铁龙合并成立了PSA集团

成为世界上第二大汽车制造商

而今天我们要来认识一下这百年品牌背后的

首位华人设计师——龚冯友

原本是浙大理工男

Peter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最早在浙大读书,妥妥的一枚理工男。一开始学的专业和设计没多大关系,低温制冷,很硬核了,每天要研究空调压缩机什么的。

看着几个老乡学工业设计,每天背着画架到处画,竟有点羡慕。相比之下,高数化学对他来说有些乏味。

Peter手绘-标致308

于是在大一暑假,寻了一位中央美院的雕塑系教授,突击了素描手绘。大二那年,他通过了工业设计考试,成功转了专业。

96年他毕业了,回头一看觉得这条路没走错,后来考上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也就是现在的清华美院。

成为鲁小波教授的第一个硕士研究生。他还拿到了DAAD的奖学金。

德国求学,如何学汽车设计?

在这之后,Peter去了德国最有名的汽车设计学校,弗茨海姆造型艺术学院。

那的教授曾在美院做了一个workshop,他看到了Peter的才华,问他想不想去学汽车设计。

当时国内还没有汽车设计专业,对于学设计的人来说,谁不想去这样的顶级学府?

2016 L500 R概念车

和老师学到的很少,和车厂的合作得到更多。国外的设计院校上课模式和中国还真不一样,很多欧洲一线车厂会和学校合作,赞助他们的课题。

Peter手绘-标致SXC concept

车厂派设计师去指导学生,在4个月里你要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草图到1:4油泥模型都要去做。

主题大多是前瞻性的,比如在2050年的某时某地,我要用一款什么样的车?这样的实践比闭门画车,成长得更快。

一个班级只有7、8个学生,有潜力的人才能得到实习机会。Peter通过一次课题,获得了去宝马实习10个月的机会。后来又去大众做了毕业设计。

曾于宝马大众实习

终成PSA首位华人设计师

读了一年半的硕士后,已经是2003年的春天了。那时是德国汽车设计最不景气的时候,工作机会很少,但Peter拿到了大众宝马的工作保留许可。

大意是车厂认可并愿意招聘这样的人才,但目前没有职位空缺,还需要等一段时间。当时每两周要打一次电话确认有无上岗机会。

但由于Peter在德国的居留许可快到期,没时间再等了。PSA的offer又已经在手里捂了一个半月,于是他从德国去了巴黎。

他是PSA的第一位华人设计师,但有时候回头看自己早年的设计,仍然觉得有些幼稚和哗众取宠。

Peter学生时代手绘

“年轻的时候,心思都在平面图上。但汽车设计是一个三维的,实实在在的产品,画图只是第一步,让别人对你方案感兴趣的第一步。其实有很多工程定义、已知组件在里面,限定条件非常多。还是要进行非常综合的考量。”

对原创设计的极致苛求

“已经见过了”

PSA作为汽车品牌已经有128年的历史了,仅比奔驰晚了一年。这品牌的车在欧洲销量一路领先,去年是增长最高的一次,但在国内却不太乐观。

无论是营销上太低调,还是品牌影响力不高,PSA对设计的苛求,却未减少一分一毫。

其实从每年上市的车型就能看出来,差异性非常大。和同质化的市场来比,PSA一直是一股清流。

他们的设计师常说一句话“déjà vu”,用中文讲就是“已经见过了”。

在每次出方案时,都要完全规避掉市面上已出现的车型及设计元素。在这样浮躁急功近利的设计圈,依然保持高度的原创性和差异性,象君十足敬佩。

这恐怕就是PSA文化的风骨,也是法国设计一直引领潮流的原因吧。

对了,你们知道吗?标致作为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两个汽车品牌之一(另一个是奔驰),最早竟是做工业设计的。比如五金工具、家用器皿、望远镜、夹鼻眼镜弹簧、锯条、收音机……

而如今标致设计实验室依然运行,带着200多年的能力积淀,为汽车行业外的客户做设计咨询。目前已经和法航、博纳多、家乐福、海尔等企业合作。

铁粉,为品牌做营销的人

很多从PSA走出去的设计师,都成为全世界一线车厂或中国自主品牌的设计大大了,这似乎也说明PSA对设计的精益求精,对消费者的尊重。

车价虽不高,但设计并不比一线大牌差。

DS是PSA旗下的高端品牌,其中让象君记忆最深刻的是DS7。把艺术和黑科技都糅合在一台车上了。

华为给这款车提供了车联网平台服务,华为不造车,但还是有汽车梦的。

法系车的仪式感设计也让人惊掉下巴,比如咱来看其中一个细节。灯组里是一排可紫钻小灯,且从侧面看,这就是DS的logo轮廓。

大灯可以水平60°旋转,这恐怕是全球第一个把随动转向大灯技术应用在量产车上的品牌。

他们的概念设计,也一直是汽车界的标杆,好口碑确实有目共睹。

2017 L750 R概念车

在网上象君也看到很多为法系车洗白fighting的人,他们都是一些真正开过PSA的网友。

在中国为PSA做营销的是他们,不是公关。

标致2008

销售渠道虽然窄,却有一大票铁粉在。比如有网友不远万里坐着飞机去武汉提车,也是很感人了。

减配的问题曾经也受到争议,但Peter坦言减少的是无关痛痒的配置,在安全和舒适性方面绝不妥协一点点。

用3年为中国人做一款车

在前一阵的广州车展上,标致508L全球首发。从造型设计到最后的开发,标致中国设计团队用3年时间打造这款车。

两侧的獠牙行车灯,赛车旗为灵感的格栅,矫健的车身,都反映了标致品牌的核心设计理念“efficiency”。

贯穿全车的切割曲面是标致原创的形面处理方式,锐利而富有立体感。整个尾部也充满力量,狮爪大灯与其融为一体,这样的黑钻设计优雅又硬朗,象君很是心水呀。

明年3月份,这款车就要上市了。

“设计和最终的量产差异不能太大,要做车,不要做模型。要让消费者真正用到你的设计,让设计走进千家万户,这才是意义,而不是仅供观看。”

“1%的人想做内饰设计”

每年PSA都会和上交大、同济进行合作。在他看来,现在的汽车设计生,已经超越了他们当年的眼界和技法。

“99%的学生进来都想做外观造型,其实内饰对能力要求更高。”

今年在巴黎车展刚刚亮相的e-Legend美到炸裂。造型独特,轮廓锐利又性感,然而内饰更惊艳。

车厢内是49英寸、180°环绕的数字材料屏,当自动驾驶时,可以安心地玩游戏看电影。

当自主驾驶时,方向盘则从中央控制台面升出。Peter说目前国内优秀的内饰设计师很少,但其实内饰设计可以比外观酷炫的多。

当自动驾驶时代到来之后,内饰设计也面临革命性的转变,一切已知条件都变了,但这一块仍需大量人才。

汽车设计师的表达

“设计师既能画又能表达,是加分的。能把自己的灵感充分表达出来,是一种能力。”

Peter说他在招聘时,更看重设计师的能力,而不是背景。作品集是唯一的体现方式,一眼就能看出其原创性和职业素养。有些人带着自己的画册去面试,里面都是灵感来临时的记录。

聊到最后,象君对汽车设计师更多了一份崇拜和敬佩,同时也成为Peter的粉丝。作为历史最悠久的汽车汽车品牌,在国外大卖的PSA,在国内未如火如荼,甚至让人心疼。但他们的设计师对于原创、设计质量及细节的坚持和不妥协,让象君震撼,更让人深思。

生命不息,设计不止

祝愿PSA越来越好

希望这样发着光的设计永不被埋没

也希望中国能有更多优秀的汽车设计师

向所有汽车设计师致敬

本文文字纯原创,图片为黄信尧提供

欢迎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每天早上6:30不见不散

相关推荐